更难以忍受的是精神的寂寞。——郭玉洁《众声》

从前觉得尖利刺耳,现在却觉得,这是可以理解的声音。——郭玉洁《众声》

像很多城市一样,柏林的各个角落都藏着故事,但它很幸运,这些故事都没有被忘记。——郭玉洁《众声》

记忆中,那时的乌兰巴托“美丽,宁静,到处都是图书馆。”——郭玉洁《众声》

在做记者的那些年份,“文学像另一个星体,距离生活太遥远了,但是引力还在。”李海鹏觉得,不写,时间没法往下过了。——郭玉洁《众声》

对于文学来说至关重要的自由想象,全部受到内心的审查。——郭玉洁《众声》

采访是一个奇妙的过程,我不断地返回到起点。——郭玉洁《众声》

北岛写到:“我得感谢这些年的漂泊,使我远离中心,脱离浮躁,让生命真正沉潜下来。在北欧的漫漫长夜,我一次次陷入绝望,默默祈祷,为了此刻也为了来生,为了战胜内心的软弱。”——郭玉洁《众声》

理想落空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看它终于成为笑谈。(穆旦 引言)——郭玉洁《众声》

应该以全部敏锐的心灵去体验,必须于沉默中向灵魂深处探索,而不是搜寻有形的文字。——郭玉洁《众声》

小说是一门展示心碎的技术,也是挽救心碎的技术。——郭玉洁《众声》